必读社 > 散文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母亲的情分

作者: 尚庆海2022/05/13散文随笔

又到了柿子成熟的季节,不由想起老家院子里的那棵柿子树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一树的柿子开始慢慢变红,母亲就会张罗我们全家人摘柿子。柿子树又高又大,黄色的柿子挂满枝头,每年能摘几大篮子。一向勤俭的母亲叮嘱我们,多给树上留几个柿子,开始我不知道原因,问母亲:“为啥要留几个柿子,那不是浪费了吗?”母亲说:“留给过冬的鸟儿吃,冬天鸟儿不好觅食。”

柿子摘下来后,母亲会挨家挨户分给左邻右舍一些,让大家尝尝鲜。我家的柿子确实很甜,吃过的人都夸赞。有一年,柿子刚坐果,突降一场暴风雨,把指头肚大小的柿子打落一院子,等到收获的时候,柿子个头倒是够大,可惜只收了不到往年的三分之一,母亲看着这么一点柿子有点作难:这点柿子怎么分?最后还是父亲给出的主意,今年柿子少,等咱都暖好了,再每家分几个给孩子们吃。母亲听从了父亲的建议,把柿子分别放进三只大钢精盆里,再注入温度适宜的热水,盖严实,围在煤火台上,保持钢精盆里的热水不会变凉,一个对时,柿子就暖好了,母亲大概数了一下数量,决定每家分四个柿子,柿柿如意,也图个吉利。

正在母亲准备去给左邻右舍分柿子的时候,有一位过路的大婶进门讨水喝,母亲赶紧给她倒了一碗开水,大婶很感激,开水烫,就喝得很慢,她看到母亲把柿子四个一份四个一份分了若干份,就问母亲:“这是干嘛?”母亲说:“送给邻居家的孩子吃。”她听后,露出很夸张的表情说:“大嫂子,柿子怎么可以分呢?分柿子就等于分自己的寿啊!”母亲笑着说:“那都是迷信。”那位大婶临走,母亲还给了她两个暖好的柿子,让她也尝尝。

其实左邻右舍也一样,谁家种有枣树、石榴树,成熟后也会像母亲那样送给大家尝鲜。有时候想想真好,家里只种了一棵柿子树,却每年能吃到大枣、石榴等好几种水果。

那年我们家里翻修老宅,左邻右舍不请自到,都过来帮忙。邻居谁家有事需要人手,母亲也会督促哥哥姐姐第一时间过去帮忙。母亲经常对我们说:“远亲不如近邻,大家在一起,处的就是这个情分。”

散文随笔

猜你喜欢

散文随笔

好文章

优美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