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必读社 > 情感文章 > 亲情文章 > 正文

也是我们的母亲

作者: 高明昌2015/12/16亲情文章

去年年夜前,我们回海边村的老家,沿着南柘公路走,过金汇港向东一百米是一个买菜的地方。几年前,我的母亲在那里卖过水落小菜,我和我的妹妹曾几次从那里将母亲拽回到家里来。我们告诉母亲:我们不缺钱!母亲笑笑,不是钱的问题,是陪几个姐姐说说话拉拉家常。那时母亲已临耄耋,还有一些老姐姐?母亲在家收拾的时候,我偷偷去了那里。我看见了:那是一座几近瘫倒的矮房,四周断垣残壁,铁皮的房顶锈蚀斑斑,露出了拳头般大的洞眼。风从四面刮来,那些老人,居多是女性,她们后背靠着墙,蹲坐着,眼前放着篮子,篮子的前头、边上全是蔬菜。两边的中间留出了一条一公尺宽一点的路。朝里看,里面是一个熟食店,还有一个小百货店。出进的人,有时会蹲下身来,顺便买一点蔬菜回去。这些老人卖菜从不吆喝的,她们只是看着、笑着,偶也问一句买哇?这些老人,不少比我母亲还要老相,年龄显然长于母亲。她们不怕冷、不怕冻,不怕被人看不起,不怕菜卖不掉,她们要到天色将晚的时候,才颤巍巍地离开那个地方。她们离开时,总会相互问询,你明天还来不来?总说来的,就开始相互叮嘱,好好走路啊!我看见了,我无语,我觉得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,所有的文字都是孱弱的,所有的表示都是苍白的。世上的钱都是钱,可钱的价值不一样;世上的母亲都是母亲,可是这样的母亲不一

样。我回家了,我对母亲说,妈,明天,

你去吧。我的妹妹很光火,怎么这样

说呢?我没有反驳,因为只有我知道,

那里的老人希望我妈去,希望我妈去

卖菜。她们在一起,菜卖掉了开心,卖

不掉也开心。开心真的很重要,特别

是对于这个年纪的她们,她们不怕身

体冷,她们只怕心冷。

我至今还没有忘记的还有一件事情。春节过后几天里,我们还在老家的海边村过日子。那时,我们夫妻俩开始学习跑步,跑步跑得很远,是往家东五百米的浦星公路出发,一直跑到星火开发区,来回大概有十里路的。我们没有公里数的概念,只晓得一个小时后就算完成了任务。跑到浦星公路,发现前面有一位女性老人,看面相比我母亲小几岁,她一直走走停停,见了我们,像对不起我们似的笑笑,挥手让我们向前走了。但过了一些时间后,这个女人又在我们的后面了。我们不会有什么恐怕的想法,因为这是一位地道的农村老妇,但我们不懂,也不好问她为什么跟着我们。我们一直向前走,觉得与老妇的距离远了,但不久,那位老妇又跟了上来,这次她没有停步,而是继续匆匆向前。我们觉得有异样,小跑步跟着,很快追上了老人。这才发现,前面有一位有点年纪的男性,蓬头垢面,非常邋遢。他走一步,手就要攀一下树,摇一记树,嘴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,听不懂。他只在路的边上走,绝不跨上公路,很奇怪。我们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对劲,最起码神经不正常。他见了我们,嗯嗯呜呜说了几声,也笑了几下,就开始一边攀树一边走路。我们看看他,再朝那位老人看看,终于明白:他是她的儿子。老人说:儿子,疯儿子,每晚要跑,每晚一个人跑,我放心不下,所以跟着,跟着,儿子看见了不行,更要跑,所以只好藏在后面不让他看见,等他跑累了,再扶他回家,每晚都一样。说到这,老人哽咽了。妻子眼泪汪汪,搀了老人一把,开步走。我们想陪陪这位母亲跑一段跟儿子的路。世上有许多的母亲在家里享受着儿子回报的福气,但这位母亲呢?她还在夜色里继续担当着母亲的责任。我们内心翻腾,觉得这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。

更多亲情文章

猜你喜欢

更多亲情文章

必读文章

更多必读文章